留白

生日的时候想要有人一起玩游戏

知白 序

说明:
1.就是一只傻太白(杨洛汐)暗恋一个真武道长(言寞熙)的故事。
2.慢热,出场角色会很多,内容来自生活和一些印象深刻的见闻任务。
3.正文全部以太白视角记叙,是太白认知的事实,番外以其他角色视角记叙。
4.一周一更,高中党,文笔不好,请多包涵,大家提意见的话会尽量改,如有错误请务必指正。
5.手机更文,排版捉鸡。


   “好歹我们认识三年了。”言寞熙擦拭着长剑上的血迹,歪着头笑着对被他救下的杨洛汐这么说,“我总不能看着你被这伙贼人劫了钱财吧。”
    是了,三年,已经认识三年了。杨洛汐这才想起。

    杨洛汐第一次遇见言寞熙是太白前去真武殿切磋的时候,毕竟都是用剑的门派,加之独孤师兄与笑道人道长关系甚好的缘故,于是两派之间半年便有一次切磋交流。那时的杨洛汐很喜欢跑到无人处看雪,除了吃饭睡觉练剑,偶尔去看看同辈中武功超群的卜宸奕师兄练剑,几乎不见踪影,独孤师兄便以总是一人跑出去未免太过无聊的理由,拉着他从秦川来到襄州真武殿参加两派的切磋。
      对于杨洛汐来说,到真武来切磋,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练剑罢了。他的天赋不错,平时练剑也很努力,同龄者中鲜少有人能击败他,所以他与真武门下的弟子切磋了几场就觉无聊,退到了一边,转为观察道场中仍在切磋的人们。这一看便发现,有一位真武的道长,与人切磋虽嬉皮笑脸,却没有被他人近身。这人武功不错,杨洛汐心里默默的想。这之后,杨洛汐从其他人那里得知,这位道长的名字叫言寞熙,平常就没个正经样,总爱捉弄别人,偏偏武功又好,叫人拿他没有办法,只有他被遣下山办事时,真武弟子才得安宁。
      第二次遇到言寞熙的时候杨洛汐被他吓了一跳。那是当年下半年真武弟子来太白剑派的时候,雪后初霁,杨洛汐偷跑到云台,寻了附近的一棵树,靠在树旁准备享受一个宁静的下午。入眼几乎是一片银白;雪在阳光下发酵,混杂着泥土的芬芳,钻进鼻子里;寂静之中偶尔夹杂着几只松鼠刨开雪与泥土寻找食物的声音。
      然后,杨洛汐就冷不丁被积雪砸了一身,甚至还有些雪掉入了衣领中,让他享受了一次透心凉。还未回头,便听见了身后人不加掩饰的笑声,意识到自己被捉弄的杨洛汐脸色瞬间变得阴沉。“啧。”拔剑,转身,剑锋直逼身后之人的脖颈,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停了下来。“哎哎哎,小兄弟你怎么这样?我就开个玩笑你不要这么凶嘛!”意识到对方是半年前见过的真武道长言寞熙,杨洛汐觉得不好伤了太白剑派的客人,便收回了剑,道了声抱歉。“这才对嘛,乖~”伴随上扬的语调,言寞熙做出死里逃生、松了一口气的表情。“啧,无聊。”宁静被打破,杨洛汐无意再继续留在这里,随即转身大步走开,想要离开。“哎,小兄弟你别走啊!小兄弟我都还没问你的姓名呢!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虽然听到身后的叫喊,但杨洛汐心怀不满,赌气一般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 第三次相遇是杨洛汐被言寞熙捉弄的第二天,杨洛汐清晨一出房门就看到了斜倚在门边的言寞熙,他见杨洛汐出来立刻站直了身,面露愧色地说:“昨日的事真是抱歉了,是我不对,你没有受凉吧?不要生我的气嘛。”半是撒娇一般的口吻,让人认为似乎拒绝了他的要求会是一种罪过。杨洛汐微微有些惊讶,昨天的事他只是当时气了一会儿,过后也就忘了,没想到对方今早还守在门口给自己道歉。“没有受凉,我不在意,你也不必太过介怀。”听了这句话,言寞熙如获大赦,整个人都变得开心了许多。“对了,小兄弟,还未请教你的姓名,我叫言寞熙。”“在下杨洛汐。”
      之后,杨洛汐为尽地主之谊,带着言寞熙在太白剑派中转了转,谈论了一些剑术。然后两人各自回到师兄那儿,听师兄安排切磋事宜。两人也才算是正式相识。
接下来的一年里,两人都参加了切磋,于是有了第四次,第五次相遇,每次见到对方也说不上多么要好,不过就是打个招呼,浅谈剑法相关的内容。
      再后来呢,青龙会重出江湖,作恶多端的消息传到了八荒之中,杨洛汐与其他一些太白弟子受太白始祖风无痕之命下山入世,尽力阻止青龙会。这之后,杨洛汐再没有见过言寞熙,说起来两人的交集也没有多少。
      至今为止,杨洛汐已经下山一年了,在这一年中,他请教了司空央先生,成为了一个游侠,游侠说好听点,不过就是到处掘地三尺寻找宝藏,说难听点呢,就是盗墓的。杨洛汐去了几个古墓拿了些钱财,然后他意识到破除古墓的机关是很必要的,为确保自己的安全,他又去了翰林书院查阅古籍,在这期间受妙笔文士的影响,也学得了吹笛与作画。之后杨洛汐加入了四盟之一的帝王州,还习得了武器锻造之术,也算是小有所成。
      这次听说帝王州盟中最强大的公会之一——夜雨寒在杭州招收公会成员,杨洛汐便雇了辆马车前往杭州,不料却在途中遇到了劫匪,也因此遇见了恰巧路过听见动静而来的言寞熙,与他一起解决了劫匪。

    “虽然只见过几次,但也勉强算是他乡遇故知了吧?你说是不是?”耳边传来言寞熙清朗的声音打断了杨洛汐的回忆。“你也要去杭州吗?”言寞熙问道。“嗯,参加夜雨寒的招人考核。”杨洛汐答道,“你也是么?”“嗯,真巧!眼下你的马车被劫匪弄坏,不如与我一起上路,你看如何?”“好吧。”

评论